首页

恐怖灵异

原罪真相录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原罪真相录: 第一百章 第四个房间(1/3)

    2018年4月9日凌晨零点

    夜晚,整个世界处于宁静的状态,这是所有生灵开始安睡的时间,也是所有怨灵开始活动的时间,他们是来自地狱的鬼魂,伸开自己的魔爪,在月色下,张开自己的血口,开始慢慢从地底下往上爬。无数的鲜血洒下来,将世界给染红,同时也将他们那锋利的獠牙,深深刺进每个正在安睡人的心脏里面。

    那怨灵的鬼魂离着自己越来越近,渐渐就要爬到自己身上,白色的绸子,像是抓不住一般的柔滑,黑色的秀发没有一点点清香的味道,只有参杂着鲜血的腥味,那怨灵用长长的黑发将自己整个脸都给盖住。她赤着双脚,身只有一条白色的绸子裹住自己,跪在地上,擦着地上的鲜血,像是白雪中的一颗滴血的莲花在一点点盛开。

    她似乎是在哀嚎,也像是在求救,自己的呼吸声音越来越重,身体开始发热,还有自己的苍白脸庞上面没有一点点表情,身都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流血的怨灵离着自己越来越近。她似乎是在告诉自己,救救我,求求你救救我。怨灵离着自己越来越近,血腥味也越来越重,自己想要叫出来,但是现在干涸的喉咙里面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终于,那白色的怨灵爬到了自己的身上,被鲜血所覆盖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上下摸索,像是在给自己进行地狱般的洗礼。渐渐地,那怨灵的脸凑到自己的鼻尖前面。黑夜之中,即使光亮不怎么明显,但是自己依旧能够看清楚怨灵现在的状态。夜风缓缓吹过,将自己的头发吹起来,也吹动了前方怨灵的头发。那一缕头发在她面前瞬间被吹开,怨灵的部样貌呈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的五官看不清楚,因为她满脸都布满了鲜血,像是一个从血坛里面捞出来的孤儿一样。像一个恐怖的怪胎一样,青色的脸混着血液,离着自己的脸部只有几公分所有。所有的恐惧汇于一点,自己再也忍不住了,拼尽了力,发出了自己所有的呐喊声。怨灵像是在配合自己一样,她长长的黑色指甲接触地面,在地面上面不断的滑动,顿时那吱吱作响的声音传进自己的双耳,刺激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,像是带给自己无限的折磨,让自己的头皮发麻,而自己的叫声也越来越大,像是穿过了夜空上面的云层,直击高处的红色血月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翎羽再也不能够忍受这种痛苦,她一下子叫出来,直接从床上坐起来,被子被她踢翻,她穿着睡衣身发汗,汗水已经将她的额头打湿,头顶的一些头发也已经湿润。她看了看窗外透过窗帘的月色,还是那样的冰冷,月光下枯老的树枝上面没有任何生灵。

    果然自己刚才又是做恶梦了,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来到博物馆之后就做恶梦,记得上一次做恶梦的时候还是龙飞刚刚去世的时候,当然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准确的说是已经快四年了。

    翎羽现在穿着睡衣,原本以为是自己前几天没有换衣服就睡觉,因此没休息好才做恶梦的,所以这一次她在临睡之前换上了自己的睡衣,并且还从舒小冉那里学了一些保养的技巧。

    不过没想到还是做恶梦了。翎羽闭上眼睛缓了一会,刚才梦里那怨灵用长指甲摩擦地面在她的脑海里面久久不能够拭去。那种头皮砝码的感觉现在还让她有些起鸡皮疙瘩。当然那种声音,吱吱作响的声音她也不想要再听到。

    等一下!

    翎羽动了动自己的双耳,似乎在自己的耳中听到了“吱吱”的声音,但是这种声音又很快过去了,翎羽很清楚,这不是在做梦,自己确定刚才真的听到了那声音。她紧接着看了看床头柜上面自己手表的时间,晚上零点一分!

    得知了时间之后,她立即就明白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种声音前三天也出现过,是展览厅方向传来的。翎羽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